CBA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731章

2019-09-13 20:19: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731章

陈兴不敢想象,如果他没有调离望山,那等待他的会是什么,也许是布局更为周密的陷阱,也许是更凶残的手段,如今看来,他当初灰溜溜的被调走,对他反倒是有好处,或许正应了那句话,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复制址访问

想到黄江华和李勇的下场,陈兴无奈的叹了口气,司机和秘书都属于领导的亲近之人,黄江华和李勇同他的关系也一样,再加上两人又都是从南州一块跟他到望山来的,要说对两人没有一点感情也不可能,但看着两人触犯到法纪,陈兴痛心的同时,又没办法伸手去帮忙,陈兴知道背后肯定还有人在盯着自己,如果自己徇私枉法,干扰司法公正,那他就是下一个倒下的。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陈兴此刻想到了这句话,黄江华和李勇自身坚守不了底线,这才给了对方可趁之机,只是他有资格去指责两人吗?除了在钱财上他洁身自好,在生活作风方面,陈兴很清楚自己同样也有问题,只不过他的女人都在南州,到了望山后也显得尤为谨慎,这才没让对方钻了空子,此刻想想,陈兴不无后怕。

回过神来,陈兴看向林玉瑜,“小林,你既然跟了调查组的人那么多天,你为什么不直接把东西交给他们?”

“我不知道他们到底能不能真的相信,所以我一直在犹豫着,没敢直接将东西交给他们。”

“那你跟踪他们干嘛?”

“我就是想观察观察,如果他们真的可信,我最终会把东西给他们。”林玉瑜苦笑了一下,“主要是我没有陈书记您的联系方式,不然当初思语是点名让我交给您的,后来思语就那样突兀的走了,我也没听说过你调离望山后去了哪里,没地方去找您,所以只能呆在望山了。”

陈兴闻言,心里恍然,自己进了纪检系统,直接到巡视组工作,这些工作都是非公开的,也难怪林玉瑜听不到自己的消息。

“其实思语有我的号码,当时她估计是忘了告诉你,不然就没这么麻烦。”陈兴笑笑,“不过总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你不还是见到我了。”

“嗯,这说明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老天爷也要惩罚那些坏人。”

陈兴微微点着头,没再说啥,拿出再次给申则良拨了过去。

刚刚才见面分开,眼下又打过去,那头的申则良接起来明显是有些疑惑,“陈兴,怎么了?”

“则良,你过来一下,我还在公园这里等你,咱们见面再说。”

听到陈兴语气凝重,申则良愣了一下,也没多问,立刻点头说了声好。

约莫过了二十多分钟,申则良才又过来,看到陈兴身边多了一个年轻女孩时,申则良一愣,一边走过来一边打量着林玉瑜,朝陈兴笑道,“陈兴,才刚走又把我叫回来,什么事?”

“好事,给你立功的机会。”陈兴半开玩笑的说着,说完,脸色就正经起来,“则良,你看看吧,这两样东西,是不是足以让你们立刻采取行动了。”

申则良目光扫过小本子,最后落到录音笔上,神色微微一凝。

此刻问什么都是多余,申则良径直将录音笔拿起来听着,时间静静的流淌着,而申则良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凝重。

录音笔听完,申则良又打开小日记本看了起来,将整个小日记本记载的内容看完时,申则良目光也忍不住落到陈兴脸上,因为里头记载的不少内容都涉及到了陈兴,只不过说的是钱新来一伙人如何想方设法的想要拉陈兴下水,此刻饶是申则良也在想陈兴真是够幸运,在这种险恶的环境下,竟然没出问题。

“则良,怎么样,光凭这两样东西,足够让你们立刻采取行动了吧。”陈兴笑道。

“完全可以。”申则良肃然的点了点头,“不过兹事体大,看来我得和你回一趟京城了,这事必须向宁书记当面汇报。”

“也是。”陈兴闻言,理解的点了点头,毕竟这次涉及到的不是一两个干部,而是拔出萝卜带出泥,要抓的可能是一大批,真动起手,望山的班子估计立刻就垮了,到时候如何善后,如何控制舆论影响,如何稳定望山的局面……等等这些都需要综合考虑,而不是单纯的说查就查,说抓就抓。

以望山现在的问题,如果让陈兴来拍板做主,他也知道不能采取快刀斩乱麻的办法,而是应该温水煮青蛙。

“对了,这位是?”申则良这时候才记起旁边的年轻姑娘。

“这是林思语的同学,这两样东西,是林思语交给她保管的。”陈兴简单介绍了一下。

申则良闻言,朝林玉瑜微微笑着点头示意,也没细究林玉瑜怎么会这么巧能在这里碰到陈兴。

“陈兴,这两样东西是要放你这里还是?”申则良拿着录音笔和小本子迟疑了一下,向陈兴问道。

“你是调查组的负责人,当然是放你那,我只是过来帮忙的。”陈兴笑道。

“行,那就先放我这。”申则良点头,又道,“明天你要回京城吗?如果要的话

,那就一起。”

“那就一起吧,党校那边我也不能离开太久,能早点回去也好。”陈兴笑了笑,有心想在望山多呆一两天的他,这会申则良开口问他要不要同行,陈兴也只好应下,党校那里虽然有宁德岩帮他请假,但他也知道自己能越快回去是越好。

两人说了会话,申则良又向林玉瑜郑重道谢了一番,见陈兴并不急着走,申则良就先行离开。

公园里,只剩下陈兴和林玉瑜,两人慢慢往外踱步着,林玉瑜完成了林思语的这桩心事,整个人也放轻松了下来,和陈兴讲话的时候,脸上有了些许笑容。

“小林,你离开岗位半个多月,领导能批你的假?”和林玉瑜边走边聊着,陈兴关切的问道。

“领导没批这么久,不过我都想好了,大不了我不干了,反正我们领导也不是啥好货色,我早就想辞职了。”林玉瑜撇嘴道。

“好不容易端上铁饭碗,你舍得辞掉?”陈兴诧异的看了林玉瑜一眼。

“就算不辞也不好过,这次离开这么久,回去后还不知道会面临什么处罚呢。”林玉瑜叹了口气,想着在所里干得憋屈,林玉瑜眼眶也忍不住有些发红,她虽然坚强,但终归也还是一个女孩子。

“放心吧,好人会有好报,你要相信这句话。”陈兴深深的凝视了林玉瑜一眼。

也不知道在马路上走了多久,陈兴同林玉瑜聊了些关心其工作生活的话,看了下时间也不晚了,对林玉瑜道,“小林,你在望山住哪里?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不用不用,我就在一个小酒店里住,不用麻烦陈书记您。”

“那好吧,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去,晚上的事,相信你很快能听到好消息。”

陈兴说着话,话音刚落,响了起来,来的是邹阳,陈兴看到号码时,神色一愣,是表侄子邹阳,大舅让这个孙子跟他到望山,本是希望他能好好培养,不成想他早早离开望山,当时他也不知道自己会调哪,只能将邹阳继续安置在望山,让常胜军帮忙照看,也许久没和对方联系,还想着这次回来要和对方见一面,没想到对方倒是先打他了。

接通,陈兴还没说啥,那边的邹阳已经急切的道,“表叔,你是不是在望山?有人要杀你,你快跑。”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多少钱
5个月宝宝咳嗽怎么办
母乳性黄疸婴儿有什么症状
小孩出汗多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