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末世到修仙 第六百四十九章怪蛇

2020-01-17 12:44: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末世到修仙 第六百四十九章怪蛇

很吵!身子微微的一僵,眉头轻轻一挑,转身,阵法之上的盈盈毫光尽数洒落在萧清瑶有些清冷的脸上,越发衬得她嘴角那一抹浅淡的笑意有些凉薄阴郁,一双美眸悠悠的望了过来。请大家看最全!

有些冷,拎着一块闪动着灵光翠绿的玉牌,凑到了转过身来的萧清瑶身旁,眼神之中满是疑惑和不解,面容夸张的扭曲着的圆脸青年在这清冷目光的注视之下,身子不由自主的缩了缩,举起了手中的玉牌,干巴巴的笑道,“暗十九那货死了!你瞧,魂牌上的火都熄了。”

晚了几天才跟上来的暗十九死了,他的小队里头有个擅长追踪之术的乔万生,三天的追踪连对象的一根毛都没有摸到……一连串儿的线索快速的在心头整合着,萧清瑶嘴角的那抹浅淡的笑意慢慢的加深,颇有些高深莫测的意味。

参天的古树枝叶繁茂遮天蔽日,茫茫的林海浩瀚无边仿似没有尽头,凶悍的妖兽不知凡几的横行于其中,饶是叶楚收敛了全身的气息,时刻的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小心翼翼的缓步慢行,也会在猝不及防之下迎头撞上一些个或是灵觉异常敏锐或是擅长于隐匿的妖兽。

能躲就躲,能跑就跑,叶楚用尽浑身的解数,还是免不了接连的数场厮杀,在这苍茫的丛林里头,一路的磕磕绊绊不断,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方才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现在。

只不过……急速掠动的身形骤然而止,垂眸,叶楚长长的叹了口气,现在她总算是知道秦天青那货为什么说希望她能够活下来了。危险不仅仅是来自于追杀,这个乱流山本身的物种也实在是有够变态的了!听着身后那隐隐传来的“窸窸窣窣”的细碎摩擦声,越放越大,叶楚默默的抬手,拂动了额前的乱发。

“嘶嘶”的声音清晰的入耳,自一旁的古树上垂落下了一条暗绿色的藤蔓,清风徐徐。藤蔓随风而动,摇曳着飘荡向了叶楚,在凑近叶楚脸颊的一霎那,不紧不慢轻荡的藤蔓陡然加速,两点幽幽的绿光骤然亮起,猩红色的蛇信吞吐,两颗闪动着森寒光芒的獠牙朝着叶楚撕咬了过去。

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叶楚的嘴角现出了一抹晦涩的笑,她也不是没有试过绞杀。但……这种毫不科学的玄幻物种,实在是太过于棘手了,逃,又一路被衔尾追击,真真是阴魂不散!电光火石之间,叶楚抚在额头上的手上灵光一闪,厚厚的剑元包裹其上,并指为剑,重重的点落而出。将那伪装成藤蔓的暗绿色细蛇狠狠的击飞了出去。

“砰!”被掀飞的小蛇,身体在半空中微微的扭动摆动着,前一秒中还用恶毒阴冷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叶楚,后一秒,那三角形的狰狞蛇头便是赫然爆开,化作了齑粉,无头的蛇身重重的坠落在地。

一击必杀。叶楚的脸上却是没有半分该有的轻松,脸色越发的凝重了起来,突然之间,那无头的蛇身之上一点点的黑色灵光闪动,缩小了一号的蛇头,自蛇身上猛的长了出来。一条妥妥已经死透了的蛇尸在叶楚的眼皮子底下上演了死而复生的戏码,阴毒的目光盯住了叶楚,猩红的蛇信吞吐着,暗绿色的小蛇缓缓的游弋着,伺机而动。

呵呵……叶楚的嘴角疯狂的抽动着,内心几乎是崩溃的,饶是她之前已经看过了好多次类似的场面。但这么玄幻不科学的景象,臣妾还是接受不了啊!而且,不仅仅是可以死而复生,这货!这些货!竟是还能一分二,二分四……只要你敢把它的身体割断,它就敢无限制的分裂下去!杀不死,还能越变越多,这特么的到底是什么鬼?!

点点的幽绿光芒闪动,叶楚身周的古树之上垂落下了道道暗绿色的藤蔓,无数条成人手臂粗细的暗绿色藤蔓蠕动了起来,那是乌压压的挤成了一片的暗绿色蛇,仿似一朵乌云闪着幽暗的绿光,向着叶楚慢慢的游弋而来。

这是被逼入蛇窝了?!叶楚的脸色阴沉的仿似能够凝成寒冰,一路被这些个杀不得砍不了的怪物衔尾追击,她的心头是有些郁闷,但这些怪蛇在她的心里一直只是些个“嗡嗡”的苍蝇,虽然纠缠不休,但也只是很烦人而已,并不能对她造成什么伤害。

但看到了这一团团扭动而来的怪蛇,叶楚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竟是被这些个玩意儿一路戏耍着,给逼到了它们的老巢当中!愤怒过了之后,叶楚心情颇有些凝重,看着那四面八方围拢过来的密密麻麻的怪蛇,她心知肚明,此时此地,对上了这些个被她低估了灵智的货,逃,是肯定逃不掉了的,杀?!叶楚摸上了腰间的剑柄,呵,怎么杀?!

面对着这种棘手的境况,叶楚微微的一闪神,一条暗绿色的小蛇,猛的昂头收腹,如同利矢般腾空而起向叶楚暴射了过来,抬手,探指,叶楚下意识的做出了反击的动作,但这些怪蛇却仿似再无顾忌般,在叶楚的面前首次展露出了不低的灵智。

腾在半空之中的身体猛的一扭,细长的蛇尾向前一甩,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叶楚袭来的剑指。“砰!”在叶楚的这一击之下,它的小半截儿的身体轰然炸碎,仿似无知无觉般,它剩下的那半截身体却是坚决的缠到了叶楚的手臂之上,狰狞的蛇头微微一低,森寒锋利的獠牙便是深深的刺入了叶楚的皮肤之中。

剑元暴涌而出,震开了那死死挂在她身上的怪蛇。“嘶!”叶楚猛的倒抽了一口凉气,被怪蛇咬到的地方,酥酥麻麻的并不疼,但叫她头皮发麻的是,她的伤口以极快的速度泛起了死黑色,且,迅速的向着四周围晕了开来。原本白皙嫩滑的皮肤瞬间爬上了黑色的褶皱,体内的剑元快速的向着手臂涌动了过去。然,并卵,她的手臂还是以着不可阻挡之势,在眨眼间便是变的如同烧焦了的木炭般,漆黑干枯。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

天津市黄河医院怎么样
萍乡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海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廊坊治牛皮癣费用
青海癫痫病治好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