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业内人士:2008铁矿石谈判遭遇双重挤压

2019-10-08 22:30: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石激起千层浪。全球最大矿业公司必和必拓欲兼并全球第三大矿业公司力拓,触动了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中国最敏感的神经。也为明年的铁矿石价格谈判增加了更多不确定因素。目前,全球铁矿石谈判已进入初期阶段,我国的钢铁企业正在统计一些需求数据和制定谈判底线。如今钢企们所担心的是,如果收购通过,那么全球的铁矿石价格定价权、海运权等诸多附加权利将被新必和必拓垄断,将使原本已十分艰难的全球铁矿石谈判雪上加霜。原料涨价是不变的难题必和必拓全球CEO高瑞思近期的中国之行中,会见了其主要的客户,以及相关主管部门和某些地方政府官员,名单比原先预计的要长一倍。据一位与会人士透露,在上海必和必拓的办公室内,高瑞思会见了宝钢、沙钢、武钢等公司主要负责人,拿出必和必拓的收购意向书,他在会议上试图让这些昔日的合作伙伴吃下定心丸,几次重复“让市场来决定价格”,“必和必拓不是价格的制定者只是接受者”等话语。但高瑞思的中国之行并未取得预期的效果,原因在于中国钢铁业高昂的原料成本压力始终无法释怀。“年初的时候,我们预料明年铁矿石的上涨幅度在35%左右,这个说法也曾得到摩根大通的认可,但如今看来,业内的普遍看法是,明年的铁矿石上涨幅度在50%左右。而一旦必和必拓与力拓合并成功涨幅更是难以预料。”上海钢铁联合会资深分析师张东亮说。“并非耸人听闻,这个判断来自于中国钢铁新增的产能和市场的供给情况,紧张的市场需求将导致卖家将价格不断抬高。”张东亮认为。据他分析去年我国铁矿石进口总量为3.26亿吨,今年目前已经达到了3.8亿吨,增加了0.54亿吨,其主要原因是中国的钢铁产能在1到11月份相较于去年增长了5000万吨,钢铁产量的增加进一步拉动了铁矿石的需求。张东亮认为,在未来的一年中新增的钢铁产能将会超过5000万吨,仅华东地区,新上的高炉就可能达到近5000万吨,而这个数字还将不断变大。影响铁矿石价格另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是,全球航运价格的猛涨。如今1吨的铁矿石从巴西出发的运价已经从上半年的35美元/吨涨到了如今的90美元/吨,而从西澳到中国港口的运价也要38.114美元/吨。前几年,这种运价只有几美元。张东亮认为,必和必拓的收购策略可攻可守,至少会从一定程度上影响今年的铁矿石谈判。地方要GDP增速无视过剩在我国大量进口铁矿石的背后,其实是我国钢铁企业大跃进式发展的结果。但一个隐忧是,在追求产能大收益的过程中,中国暗藏钢铁产能过剩的危机。去年,我国已形成实际炼钢能力4.7亿吨,目前还有在建中的1.5亿吨,如果全部建成,炼钢产能将突破6亿吨。去年国内钢铁消费量在3.5亿吨左右,即使将来钢材需求增长,供求也已严重失衡。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是,一些地方政府有着浓重的“赶超情结”——大规模举债搞建设,增加GDP。政府定的目标是年均经济增长7.5%,而各省普遍定在10%以上,甚至达到13%。而在现有的产业结构下,地方政府推动经济高增长的主要办法之一,就是加强钢铁类等项目的投资。“今年,钢铁企业过剩产能7000万吨,国内只能消化4000万吨,剩下的3000多万吨都通过出口销售到国外了,明年再增加都不知道该销到什么地方去了。”钢铁工业协会一位理事对记者表示了担忧。而对地方的钢铁企业来说,这些担忧并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产能虽然过剩,但日子仍然不错。”江苏某中型钢铁厂市场部经理张元对记者调侃。来自中国钢铁协会的统计表明,在过去的一年中我国钢铁产业实现利润总额达1067. 44亿元人民币,在国家所统计的产业中利润总额位居第三,仅排在石油、电力之后,这说明钢铁产业是一个具有相当大投资吸引力的行业。在张元看来,像他一样的中小企业只要所获得的利润超过了企业期望的底线就可以开足马力开工了,他的策略是,不管市场在需求旺盛或者市场低迷时期,都始终保持高开工率,虽然产品质量上并无竞争力,但在销售手段上可以大打价格战,用价格打开市场,在去年,张元的钢铁厂产销率达到了100%。“我们的策略是能赚就行,薄利多销。”张元说。专家们则认为像张元这种低价策略实则是投机性产能,对整个钢铁市场的健康发展有很大的杀伤力。而更多大钢铁厂开始将新增的产能出口,放到国际市场进行消化。尽管中国钢铁协会曾经明确指出,要把钢铁出口控制在总量的10%左右,但今年仅上半年,出口量就已达到了13%左右。收购总是遭遇反收购在面临铁矿石价格上涨的压力,而中国钢铁企业仍不断增加产能的情况下,近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冰生表示,已上书国务院,建议制定国家推进钢铁企业联合重组规划,加速提升产业集中度。罗冰生建议,充分发挥现有宝钢、鞍本、首钢、武钢四大集团的综合优势,通过跨地区的企业兼并联合重组,组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特大型企业集团,以确保《钢铁产业发展政策》规定的2010年前十大钢企粗钢产量达到全国总量50%的目标。但罗的建议正遭受现实的挑战。此前,曾经闹出很大动静的山东济钢和莱钢合并一事至今未有明确结果,据记者了解,也是由于两个兄弟的整合,更多的是出于政府的推手,而造成反对者众多,各方博弈和暗战不已,导致至今尚无结果。而据一位莱钢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在2006年,两家企业还在为年产钢总量谁是老大,而各自动脑筋,在得知莱钢报出年产量1034万吨后,济钢的产量才向外公布,1042万吨,仅比莱钢多出了8万吨,而这也决定了济钢在合并中的老大地位。“这显然让我们不满,对这次合作非常的抵触。” 兰格钢铁信息总监徐向春认为,罗的建议虽好,但实行起来难度很大。因为如今各个钢铁公司利益难缠,根本不愿意被吞并。收购方也提防被收购者,不愿过多投入资金和技术。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坐车怎么去
郑州和康医院可以报销吗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郑州和康医院是否可用医保卡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怎样
分享到: